欢迎来到唐县铜雕厂,我厂专业加工制作人物、动物、菩萨神像等青铜工艺品雕塑,款式多、质量好、价格实惠,欢迎来厂参观考察!定制订购电话:135-8216-1651

两千年前的希腊诸神像,和当今欧洲政治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 | 访问人次:10

两千年前的希腊诸神像,和当今欧洲政治有什么关系

原创

硬核读书会FM

硬核读书会

“人们对于身体的重视,也升级为对于公民资质的要求之一。如果你有一具不良的身体,就直接意味着你是一个不良的公民;古雅典在人类情欲和意识的深处打下了一个古希腊文的,有关美和政治的标记。”

在艺术史学者张宇凌的视野中,古希腊雅典的雕塑隐含着城邦政治的内在权力逻辑,它激情而固执地将“个人的欲望和身体置于公共政治的观照之下”。

身体、性与体制的结合,在今人看来也是疯狂却有力的手段。

《竹不如肉》

张宇凌

湖岸

|

中信出版社,2020-1

她的作品《竹不如肉》去年出版,书中借以独特的视角——“权力与身体”探讨着西方艺术史上的众多著名作品,如古埃及《纳芙蒂蒂王后胸像》、古雅典《握手言别》雕像、古罗马《忧郁的罗马人》雕像,中世纪的《夫人与独角兽》壁毯、文艺复兴时期的耶稣造像等等。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张宇凌,和我们一起聊聊西方艺术史上的权力与身体。

嘉宾

张宇凌

艺术史学者

主持

郝汉

新周刊编辑

叶倩雯

媒体人

本期你将听到

06:38

古代艺术品在国内比现、当代艺术品更受欢迎

08:38

欧洲各国的博物馆都在争夺古典艺术的解释权

11:00

“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背后的意识形态

16:15

在中世纪艺术里,你相信什么,你就能看到

22:20

古希腊罗马文明与基督教文明是理解西方艺术品的两个关键

29:06

如今的艺术研究,不再局限于艺术赏析范围之内了

42:30

贾科梅蒂的雕塑看起来或许没有人体的美,但他强调的是视觉的真实

内容节选

对于艺术品,要在意你的第一反应

郝汉:《竹不如肉》的副标题叫作“西方古代艺术史上的权力和身体”。在西方的语境下,“古代”有时特指古希腊罗马时期,您这本书也是从古希腊雅典的艺术开始说起的。我们作为现代人,生活在一个高度平民化的社会中,该怎样接触古典艺术?

张宇凌:作为亚洲文化的观众、作为生活在2021年的观众,我们怎么去欣赏古典艺术中有意思的地方?我一贯的逻辑是,你可以不用特别多地去了解背景知识,你可以到艺术的现场去,你直觉的、有反应的东西就是你后来应该深入的东西。我是强调物理与身体性的反应的人,但有的人可能强调知识在先,这只是不同的路径。比如说,你来到一个艺术场域里,如果你看到古代的那些老东西,你没感觉,而是对现当代的东西比较有感觉,觉得它们更明亮,可互动,又有动感,那你就可以去深入现当代的艺术作品。

张宇凌,艺术史研究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巴黎一大,艺术史暨考古学系博士。

如果你对古典的东西,对这些有一个时间性的神秘在里面的东西感兴趣,你也可以去深入了解。古典的东西跟现代的比起来,肯定是有一个历史背景在里面,这个就不仅仅说是你身体的反应了,当你觉得很受吸引,会有很多问号,你肯定是要去了解它的历史,这就是艺术史或者古代艺术史的一个功能,要通过艺术史与文化史去了解它的背景,然后能够深入它,你会发现这些古代的东西可能会引起你的物理和身体上的更强烈的反应,甚至帮助你在今天去进行新的创造。

《谦逊的维纳斯》/

大英博物馆

这样的话,你能够在感性的表面之外,对艺术作品进行认识。比如说,大家都认为维纳斯性感,表面上的性感是一个基本的反应,但这个性感其实存在很多微妙的地方,当你不太理解它为何是这个姿势,为什么是蹲着的,或者为什么它叫“谦虚的维纳斯”,那你肯定要通过阅读去了解它,你才会知道在那个时间与空间里,人们对女性的身体有这么一种处理,这将给你增加一个看待世界和理解世界的角度。

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

郝汉:我们都知道卢浮宫最有名的藏品之一是断臂维纳斯,有一个说法是断臂维纳斯其实最早被找到的时候,底座上刻有铭文,证明它其实并不是古希腊的雕塑,而是希腊化时期的作品。但当时的法国,刻意把那个底座上的铭文抹去了,然后把它说成是古希腊时期的作品,这个事好像一直到20世纪下半叶才被艺术史研究者推翻。

这其实涉及到了西方各个国家对古典时期艺术品的执迷与争夺,它们通过解释去赋予自己国家政治在欧洲的正当性,这是宇凌老师这本书里一以贯之的分析策略——权力。

《断臂维纳斯》/卢浮宫

张宇凌:这样的故事确实非常多,每一种权力、每一种意识形态,它所要争夺的都是对过去的解释权,它需要通过垄断对过去的解释权来保证它在未来的合法性。所以,对历史进行解释的Power是非常重要的,它不单对法国重要,对德国、对英国、对苏联,都是一样的重要。

具体到,断臂维纳斯这类事情在当时是非常常见的,为什么?就是因为古希腊是每个欧洲的意识形态或欧洲民族国家权力想要争夺的传统,它们想要把自己贴上去,证明自己在这个血统里更亲,或者是自己才是辉煌的古希腊罗马的正统后继者。

温克尔曼有句形容古典艺术的话,叫作“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这句话背后就是一个典型的故事。说到对古希腊罗马正统的争夺,德意志民族表现得非常强烈。他在萨克森的德累斯顿,是德意志的一个侯国。因为当时德国是分裂的,遭到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压迫,在欧洲也还不算一个强大的统一的民族国家。他在德累斯顿看到了这么一个石膏复制品,拉奥孔的复制品,他就写了那本奠定我们的艺术史学科的小册子,叫作《论古代艺术》。

这个小册子里就有这句最重要的话,由我们的朱光潜老先生译成了“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如今,全世界想到古希腊艺术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想到这句话。但对于当时温克尔曼的写作来说,它是一句包含了真相的“谎言”。

因为我们都知道,拉奥孔雕像再怎么说也不是单纯,它充满复杂的细节,拉奥孔和他的儿子被蛇缠住的模样和单纯是没什么关系的,包括它存在诸多复杂、动感,又难以平衡的细节,又以非常高的完成度,把它们精密地组合在一起,所以拉奥孔雕像跟“静穆”也没有多大关系,它实际上是一种动态和人的巨大痛苦,而不是像温克尔曼在他的文章里写的是最后达到的心灵平衡。

《拉奥孔和他的儿子们》/梵蒂冈博物馆

这个痛苦实际上是没有平衡的,后代的学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这个痛苦,定义为反映人类剧痛(Agony)的母型造型艺术,就是说没有另外的造型艺术比拉奥孔更加能反映人类的疼痛。

人们有时把拉奥孔拿来跟这个赴死的耶稣基督作比较,但其实是没有什么可比较的,因为耶稣基督还有救赎、复活在后面等着,但对于拉奥孔来说,就是彻底的毁灭与痛苦,没有什么可以与之平衡的。

那么关于温克尔曼这个“谎言”,我这里的谎言打个引号,不是说他有意要撒谎的意思。因为他是同性恋,是一个亚文化的人物,他有一个古希腊的灵魂,他所看到的“高贵的单纯,静默的伟大”确实是古希腊美学最核心的要素。

这句话在事实上虽是谎言,但在哲学上却是真理。当然,如果他不是同性恋,他对男性身体相关的雕塑或许就没有那么深刻的感受。

第二就是政治原因。他是反对当时影响德意志的法国洛可可艺术,意大利巴洛克、贝尼尼艺术的,那条艺术路线是强调戏剧性、动感、心理情境、装饰的繁复与完成度。那么,他就觉得德意志应该是有另外一种东西跟这个截然相反,所以他就按照这个的反面去说。

这是个非常吊诡的故事,在温克尔曼之后,歌德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成为希腊人,但我们必须成为希腊人。这是对德国人的号召。

我看到你的正面就看不到你的侧面

叶倩雯:身体是您对艺术品分析的重要视角。我们该怎么样理解贾科梅蒂雕塑中变形的人?

张宇凌:你要说贾科梅蒂这种拉长了的人的形象在古典艺术里有没有,其实也是有的。在罗马之前的一个古代民族,他们的墓葬里有一个青铜的雕塑,他们也是把一个少年的形象拉得很长,拉得非常像贾科梅蒂。

那么,贾科梅蒂把雕塑做成这样,它肯定是有很多原因的,除了存在主义,人生在世的孤独感,还有战争。

实际上,他的创作是有一个现象学的基础的。他追求的实际上是一种视觉的真实,他更是倾向于梅洛·庞蒂身体现象学的一个哲学原理。他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视觉经典模式究竟是不是每个人的视觉真实?就是说,一切真实是否离不开观察者的意识。从这个层面上有点像王阳明的“心学”,因为观察者意识的存在,才有真实。贾科梅蒂由此突然觉得视觉艺术实际上是可以发现新模式的,艺术家的观察和对象一起制造了一个新的视觉模式。

《行走的人》/

贾科梅蒂

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如果看到你的正面,我就看不到你的侧面,我如果看到你的侧面,我就看不到你的正面,所以这听起来特别抽象、特别哲学,但就是强调视觉真实,把视觉极端化,而不是用传统的三维的文艺复兴焦点透视的视觉模式看待世界。

贾科梅蒂也强调有一个关系是创作者的身体在空间中存在的关系,以往比如说画一个人,你会画出他周围这个房间,然后你要体现他跟周围存在的空间的关系。但现在他认为,我画这个画,我做这个雕塑,我在哪,我看到的是什么样,所以他会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他说,我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有一张椅子,上面搭着一条毛巾,我吓出一身冷汗,因为椅子和毛巾好像完全失去重量,毛巾并不是压在椅子上,椅子也没有压在地板上。

他会说,在咖啡馆里,当我观察一个从街对面走过去的人时,他看起来很小,像一个小型的雕像,我感到奇怪,但也无法想象出他的真实大小,当他走近一些,他又变成了一个不相干的另外一个人,如果再走近一些,我就根本见不到这个人了,他不再是原来的大小,而是占据你的整个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如果走得再近,那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仿佛已经从一个领域进入了另一个领域。

你喜欢古典艺术吗?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收听播客

在Apple

Podcasts、网易云音乐、小宇宙、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播客

搜索「硬核读书会FM」,即可关注我们

配乐

BBC

Band

-

Exodus

金伶-

斯卡布罗集市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Emmy

Verhey

团队

内容监制:萧奉

节目编辑:郝汉

协同策划:钟毅

后期制作:管薇

视觉设计:庄直树

音效制作:JustPod

原标题:《两千年前的希腊诸神像,和当今欧洲政治有什么关系》

电话咨询
135-8216-1651
微信咨询
扫一扫快速获取报价
返回顶部